2012年3月2日 星期五

廢棄物


白色袋上印著麵粉袋
那藍色呢
虱目魚飼料
可現在
是我拜託工班大哥
花錢買來裝磚塊瓦片的廢棄物
在這 我找了很多間店 連個麻袋都不好買

中午裝袋後
心中並沒有暢快感
我們站著的這片土地已經不大了
但從以前到現在
還是很多人
往別縣市的空地偷丟棄廢物
木料樹葉類我已經扛了好幾回合
很感謝環保局每次迅速的處理
現在每個縣市都在努力發展觀光旅遊
但是綠色環保更重要

可是
都已經實施裝潢修繕廢棄物再利用
為什麼
這裡就是沒有
我不爽啦
不是花錢請車來載走「賣爽」
不是辛苦從後院扛到前庭的「賣爽」
「賣爽」的是市政府你怎沒有這項便民的服務
別忽略了綠色環保的重要性
拜託
人別太跟老天爭地
最近我常聽到住這附近的人說
後院那棵大樹
怎樣不好會那個會怎樣
啊!是會怎樣   
為什麼就不能跟大自然和平共處
一直想要剷除他
會帶來涼意 會給鳥類棲息
會是城市裡的天然冷氣機
會是你在市區裡多一個好氧氣的供給站
這樣不好嗎?
為什麼你們就要那麼討厭那些落葉
一直說不要長到我家來
讓人聽了
很想叫魔界裡的樹精站起來抽打你們這些討厭的人
樹精阿 你要挺我咧
我很怕保不住你的時候
為了你 我爬高爬低修剪
一鏟一鏟的消失那些樹葉腐土
愛地球~愛旅遊~愛環保的我們
我們多一點綠意好不好


2012年3月1日 星期四

瓦丘



很多猜測和猶疑
我怕會改變我的堅持
這拆下堆滿地的屋瓦
不是想告訴大家改造進度

是想
讓自己正視著這座小丘
我需把這些苦力
用來提醒我要繼續撐下去
我不能忘記我島內移民的初衷
為了是想讓旅人們
跟我一起在這分享我們的生活故事
一起有個調合生活五感的空間

昨天扛出瓦丘對面的木料
遇見四位南大品設同學
你們進來這雜亂的工地對環境不排斥
反而充滿很多喜愛和期待
讓我想起過往那些旅人們
我們在北台灣的生活

或許有人質疑 有人訝異
這裡的未來
我已經把水天帶到 南台灣  府城
我須把 天‧生活呼吸站
做好
天亮後
一鏟一袋的做吧!!!


2012年2月27日 星期一

辛勤的台灣婦女


為了讓空間更有變化
明知敲牆要多花錢
還是敲了一道磚牆
敲開的裂口
想了幾種佈置手法
本想省錢大作戰
自己攪和砂石
可是天花板
我一定會糊的像狗啃
最後
還是請泥水師傅糊牆

辛勤的台灣婦女
約莫70
這麼大的年紀還外出當小工
扛著沙袋
提著水桶
原本
我就要親自參與每一個施工
當然這時候
我也是拿起鏟子
扒磚塊
從三樓扛磚袋
拖拉下一樓
因為
我沒力了


2012年2月18日 星期六


聽說早期生活艱困時
孩童
會拿條繩子綁著磁鐵
放學沿路拖回家
黏取到的金屬
可換點零用

還沒上幼稚園時
我也曾跟著鄰居小朋友
拿著磁鐵
在燒柴的爐灰中
認真找出那一點鐵釘金屬

今天拿著肉嚕/鐵鎚/鋸子等工具
撬下牆上的角料
不能用的綁成整把
拔乾淨鐵釘的角料
等著施工時節省木料用

敲下的鐵釘加上這兩天的廢五金
只能換得54元
辛苦整理只能累計一些些經費
這些日子做了多次的資源回收
如果有錢的人 是不是就不想這樣浪費時間
雖然花了時間
不過我還是努力
至少
我沒忘記我是
愛地球的我們



讓光進來




雨大時
會濺濕
太陽來
火熱的

多數人問我
幹麻 要多花錢
拆掉波浪板
一般住家都是在前庭蓋上波浪板
為的是
多個空間可以儲物

但我承租這房子
就想讓水天的大門
有太陽可以照進來
有風來時也可以撥些微風給我們

今天拆開遮雨棚
看見光進來
好舒服


現在我頭好痛

怎樣的方式可以精省經費

後院屋頂上的婆娑樹葉讓你我都看見

2012年2月6日 星期一

南台灣

還是會忘記方向感走錯路,
因為這不是我熟悉的都市,
島內移民後
有點沉有點重因為我想做好我想做的事,
再造空間
讓旅人們能一起分享更靜謐自然的共生環境,

和家人鄰居一起用奶粉罐作燈籠
這是多遙遠的兒時記憶
今天 元宵
雖是一個人
但我在南都
今天遇見的人都讓我有不同的生活感受
聊天中暫忘了沉重壓力
很開心我今天外出遇見的人

多點時間
多些支持
如果你
能一起來參與手作改造屋
一定會是辛苦的勞動
但過程中
會讓自己留下很多
我想只有做過才知道

能夠的話
跟我聊聊吧

期待水天能在府城裡
跟大家一起分享更多更多的難忘